苁蓉郭万-最美奋斗者丨八步沙“六老汉”:让绿色梦想代代传-玛雅人的预言

  • 时间:

北京鼠年第一场雪

古浪縣西靖鎮興民新村黨支部書記 張開龍:為了解決一大部分人的生活問題,和八步沙林場搞的梭梭嫁接肉蓯蓉這個項目。梭梭嫁接肉蓯蓉,只要我們種好的話,這個是一直能種的東西,老百姓就能吃上這個飯。

1981年,在政府倡導下,年過半百的土門鎮村民石滿、郭朝明、賀發林、羅元奎、程海、張潤源等六人,以聯戶承包的方式組建集體林場,進駐沙漠。一頭毛驢、一輛架子車、一個大水桶、幾把鐵杴,六老漢開始了治沙造林。為了看護好他們辛辛苦苦種下的林子,六老漢吃住就在八步沙。

甘肅省古浪縣是全國荒漠化重點監測縣之一,境內沙漠化土地面積達到239.8萬畝,風沙線長達132公里,八步沙位於古浪縣東北部,騰格里沙漠南緣。過去這裏狂風肆虐,黃沙蔓延。當地村民有個形象的說法,「一夜北風沙騎牆,早上起來驢上房」。

八步沙第一代治沙人 羅元奎(生前採訪):這個沙子往前移動,一年反正是往西南方向移動四五米,1000畝土地500畝都被黃沙埋掉了,不成了。

八步沙林場「六老漢」,用幾十年的時光,幾代人的艱辛,把荒漠變成了綠地,創造出人工生態修復的奇迹。

於是,郭萬剛在八步沙一干就是36年,如今他已成為了八步沙林場場長。

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八步沙林場場長 郭萬剛:現在,我們和內蒙古肉蓯蓉科技單位聯合治沙,聯合梭梭嫁接肉蓯蓉,一次性從苗子到播種,一次性承包到位。既把沙治住了,沙漠還有了效益了。

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 郭璽:一個它沙漠里能產生效益了,有了肉蓯蓉。再一個沙也固住了,它風吹不走了。再一個就是到五、六月份開花,特別好看、特別漂亮。

「人進沙退」,活躍的八步沙不僅被廣布的密林牢牢「控制」,林區周邊也成為安居樂業之所。近年來,陸續有3萬多人從貧瘠的大山裡搬遷至此。肥沃的農田、日光溫室、禽類養殖等。這些來自沙漠的饋贈正在讓八步沙的人們分享綠色帶來的紅利。

就這樣,八步沙一天天變綠,但六老漢中有四位相繼離世,在世的兩位也年事已高。老漢們把治理八步沙的重任傳給了自己的後人。他們的兒子接過了父輩的鐵鍬,成為了第二代治沙人。1983年,31歲的郭萬剛原本在土門鎮供銷社上班,父親郭朝明生病後,就讓他辭了工作到八步沙來種樹。

八步沙第一代治沙人 張潤源:那時相當困難,天天能吃一頓麵條、一頓飯就好了。巡沙的時候,用壺燒點開水,饅頭一啃,還有吃點炒麵粉,就是這樣堅持下來的。

2003年,7.5萬畝的八步沙根治完成後,郭萬剛他們又主動請纓,向騰格里沙漠風沙危害最為嚴重的黑崗沙、大槽沙、漠迷沙三大風沙口進發,完成治沙造林6.4萬畝,封沙育林11.4萬畝。2015年,他們又承包了麻黃塘治理任務,管護面積15.7萬畝。

古浪縣西靖鎮興民新村村民 謝翠榮:我去年種梭梭的時候,我幹了一月多,掙了2000多元。

現在,八步沙林場的第三代人也加入了這場改善家鄉生態環境的隊伍中。

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八步沙林場場長 郭萬剛:一開始我不願意,老人也氣哼哼的,不高興,當時就拗不過老人才來的。就堅持了這麼幾年,堅持了五六年以後,望着年年樹木已經長大了,就捨不得走了。

2016年,八步沙林場形成了「公司+基地+農戶」的經營模式,走出了「以農促林、以副養林、農林並舉、科學發展」的新路子,引領八步沙林場從單純的防風治沙造林,向著發展沙生產業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方向發展。昔日寸草不生的沙漠,變成了增收致富的「綠色銀行」。

今日关键词:成都5.1级地震